您的位置:首页 > 企业文化 > 员工天地
员工天地

中秋作品两篇

来源: 发布日期: 2020-09-24     点击次数: 142

    秋

生产部 任婕

       比起北国,宁波的秋总会有些不同。公司运控中心小池塘里的荷花在你以为它不会绽放的时候,有时会突然绽放让你不由的心生感叹。小路的转角有几处植被,有一些紫薇,还有灌木。经过了那里很多次,总感觉那紫薇花开了又落、落了又开。你不经意与它擦肩,会从它身上带走一抹香味。独立枝头的花是一簇簇的开着,但一个个皆是不同的秋意,有的鲜活,有的却带着颓意。灌木也有它神奇之处,在冬日像是昏黄的天幕里炸开的蓝色烟火,夺人眼球的光华之后却是与寒冬格格不入的寂寞。现在的它只是有几片叶尾,并被枯黄晕染,铺在它周边的小草仍是一片汪洋。

       秋天最具代表性的象征,该是秋雨吧!那雨滴滴嗒嗒地悄悄走来,在你不经意时淅淅沥沥地开始吵闹。它带着独有的声音,噼啪着拍散了夏末的闷热和嘈杂,而我们便同这沙沙的声线以及黯淡的天色一起沉沦。

       秋天用一首交响乐给我们拉开了帷幕,扑面而来的或是微凉的秋意,或是秋收的喜悦。而在整个秋季中最众星捧月的日子是中秋,古历法称因处于秋季中间故谓之。

       中秋一词最早出现在《周礼》中,其有“中秋夜迎寒” 、“秋分夕月”的描述。据记载,中秋是上古时代敬月习俗的遗痕,始于唐初,盛行宋朝以后,延续至今,成为中华民族四大传统节日之一。中秋节作为我国弥足珍贵的文化遗产,所包含的习俗大都有古老的渊源。古人也借月圆来寄托人们美好的愿望,或者传达思念之情。关于中秋节,还是儿时的活动最丰富多彩。自离家求学后,中秋便因浮世匆匆淡了那份味道,个人不能再像儿时那样静静享受节日的氛围。在社会发展如此高速的当下,中秋节仿佛是这个快进世界的暂停键,让我们在奔波中享受片刻的安宁,舒缓自己的情绪,感受团聚的喜悦。

       今年的中秋,节味异常浓烈。受“润四月”影响,在阳历中的对应日期相较去年来说,都将向后推迟18天,因此今年的中秋节对应的阳历日期就落到2020年10月1日。今年节日的氛围相比于往年更加独特,不再是欢聚一堂、把酒言欢的轻快气息,更有普天同庆、气势磅礴的阅兵仪式。随着中秋节的来临,各大商铺开始售卖月饼,花灯也变成装饰随处可见。节日到来之际,公司也将给我们送来节日温暖——在公司食堂聚餐,共渡美好的中秋国庆节。

       中国诗人笔下的秋大多带有几分颓败,南边的秋来的宁静悄然,不比北国的急切,嘈嘈杂杂的涌上来,草木凋零的只剩枝干,直挺挺的指向灰色的天际。月才有阴晴圆缺,人亦有悲欢离合。今年在公司,因为有同事的陪伴,我相信这个节日我们会有很多欢乐。值此之际,也祝愿公司的同事们开开心心,也祝愿祖国日益强大。


异乡人

供应部 康微

       露从今夜白,月是故乡明,又是一年的中秋月圆,每逢佳节倍思亲,多少在外的游子,心中都会泛起乡愁的涟漪。在这世界上的某个地方,它的一山一水,一草一木,与你血脉相连。在故乡温暖的风里,对它诉说游子的秘密——关于成长,关于责任,关于回家。

       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意气风发的年轻人,稚嫩的脸庞洋溢着对未来的憧憬,阔别自己的家乡,带着母亲殷切期望和祝福,一转身便是远方,他们的奋斗在远方。初出茅庐的年轻人,对于人生的很多事情都是第一次,自然有很多东西是不了解和不知道的,他们感觉生活充满了挫折与不顺。都说父母是孩子的避风港,从小在父母庇护下长大的他们,遇到难题都是父母帮忙解决,出门在外就很少会有人在意你的委屈。其实,当你迈出离开家乡的第一步,乡愁就偷偷占据了你心中的某个角落。小时候,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,我在这头,母亲在那头。焉得谖草,言树之背。母亲又何尝不思念孤身在外的游子呢?母爱,是母亲为我们准备的物品,是想念时的一通电话,是失落时母亲的安慰,是秋日渐凉的一声叮嘱。人言落日是天涯,望极天涯不见家,此心安处是吾乡,这就是异乡人的成长。

       在外打拼数十载,披星戴月地奔波,只为一扇窗。而立之年,他们在异乡扎根,不知不觉把他乡当作了故乡,当你迷失在路上能够看见那盏灯光,只是偶尔难过时,不经意遥望远方,把思乡装在心里,给梦想插上翅膀。八月十五的月亮照在异乡的大道上,拼搏的游子再一次眺望远方。有人说,乡愁是一种病,一种随时会发作的“病”,融化在你不能回归的日日夜夜。众人欢聚之时,拼搏的游子就愈显孤独。离家越久,甚是想念家乡的味道。他们奔走在城市的街巷,寻找城市中家乡的痕迹。一份家乡的小吃,一句乡音,足矣。因为工作和疫情,他们与回家团圆擦肩而过。正是因为有他们的那份坚守岗位的责任和使命,才能让整个社会正常运转。有国才有家,舍小家为大家的信念,在他们心中生根发芽。乡愁,是他们在工作之余,给远方母亲的一句简单的寒暄和问候。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,只为一份坚守,这就是异乡人的责任。

       少小离家老大回,乡音无改鬓毛衰,“回家”是多少代人不变的话题。在知天命之年,我们将“回家”定义成为落叶对根的情谊。倦鸟归林,鱼翔浅底,落叶归根,都是对家的渴望,也是生命在追寻的一种归宿。走在回家的路上,各种孩童时代的回忆浮现在记忆衰退的老人脑海中。那里有儿童散学归来早,忙趁东风放纸鸢的童趣,那里有母亲傍晚唤归的身影,那里有村头一股暮霭炊烟的味道……近乡情更怯,不敢问来人。物是人非,因为他们对家爱的深沉。离别家乡岁月多,近来人事半消磨,这就是异乡人的回家。

       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。乡愁是异乡人砥砺前行的精神基础,乡土的厚重能抵消无根的漂泊。我们脚下这片家乡的土地,走得再远,我们也不是流浪者,我们都曾变成故乡的过客,我们最终也都是故乡的归人,我们的梦想已在远方,但我们的初心一直在这里,这就是家对一个游子的意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