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企业文化 > 员工天地
员工天地

分析室、夜和我

来源: 发布日期: 2021-01-25     点击次数: 191

       你说漫漫长夜,可我从未感受。我只是关了灯盏,放下警惕,一个眨眼又或者几个辗转便已是天明。我的夜晚在白炽灯的陪伴下度过,在空调嗡嗡的吵闹中溜走。未感受过微风,未见草低头。我待在分析室的一角,漫漫长夜陪伴我直到天明。我看着窗外的兰草,攀爬了几只爬山虎,伺风而动,微微舒展。我见过了太多次的夜幕降临,白昼初现,也见过太多次星光闪现,夜色迷离。

       如今,我在这恍惚里看树没有树的界限,看花没有花的颜色。看远处灯光几盏,看橙色的帽子、蓝色的衣服在忽明忽暗的夜色里稳步其中。我好像还未好好同你讲过,我的工作服是一套蓝色服饰,上面有着斑驳的化学原料。我的工作鞋是一双黑色的钢板鞋,随着步伐的增加,它渐渐苍老,大片的白渍和翻卷的皮料随着时间的流逝肆意生长。

       刚开始的夜班,我只是趁着清冷的月色踏上那辆夜班车,因为不能独立取样,就只在分析室里做做准备工作。那个时候我还不了解夜班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工作模式,直到后来我才明白,那些酸、碱、防护眼镜上的白雾都远远不及明明机器轰鸣却又寂静无声的黑夜。

       可能每个人都有让自己毛骨悚然的东西,我也一样,害怕黑暗且从未克服过,于是夜班取样成了我又一个难题,尽管之前的很多次我都踌躇不前。镇洋的夜晚是由一片片灯光勾勒起来的版图,每个厂区都为这块版图奉献了自己的轮廓。而我们,每个夜晚都守护在这里,我克服了自己内心的恐惧,算是才成功了一半。另一半,是比白日里更加的谨小慎微。

       即使镇洋的灯光,像一片星河,可也总有星河黯淡的地方,分析的每一步都在心里演练了上千次。在保护好自己的前提下,我找到相应的取样点,打开阀门,润洗取样瓶,取样,最后检查阀门是否关闭。若是以前我会不以为然,因为步骤着实简单,而现在我身处其中才知难处。严寒、酷暑、大雨倾盆、台风、液体喷、橡皮管破、阀门拧断……这些都是我们会遇到的阻碍。虽然看起来是取样二字,但却是至此为止心里注意最多的。要防止液体喷溅,打开阀门时要小心缓慢。为防止橡皮管破裂,安全包里随时要带几根备用。在这个岗位上,我有我义不容辞的责任。在这黑色的画里,从按下指纹的那一刻起,到金色逐渐弥漫,见证者只有黑夜。

       取样之后,接下来就是分析了。简而言之,之前的一切准备都是为了这一步,数据的好坏直接关系着样品的质量以及后续的运作。印象最深的就是师傅的那段话:“你不能保证你的数据就是对的,当你的数据出现异常时,你就要参考别人的数据,要反思异常出现的原因,做一组平行实验,检查样品是否被污染。当这些原因都被排除后,再打电话将数据反馈给现场并作出简单地阐述。”在往后的工作中我一直将师傅的这些话奉为我的行为指标。诸如此类还有很多,正因为如此,我才更快、更熟练地掌握了自己的工作。

       可能我们都不知道自己以后的工作是什么,但当你拥有这份职业的时候,你就会明白你所肩负的责任,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有自己畏惧的,但最终我们都将之克服。未来我们会迎来更加的青涩的面孔,在谈起这些的时候,我们会笑笑,说一句想当年和现在,做一个好的经历者,并一直在路上。

       写到现在,太阳试探着升起了。许是冬天的缘故,最近亮得晚了。从窗外望去那微微亮起的天色更像是蓝色的海洋,但也让那黑色的画有些欢快的颜色。是的,很快,这里将被铺满金色。我们就这样,时而趁着黄昏而来在晨光熹微中落场,时而又同万物一起苏醒,翩翩着像小鸟抖了抖身上的露水。(生产部 任婕)